如何正确看待放射科等辅助科室的报告单?

在综合性大医院,学科门类齐全,病人在这样的医院看病,往往会很放心。在这些医院,碰到有些复杂的疾病,医生往往要求病人去放射科拍X线片,某些病人还需要进行CT、核磁共振、肌电图或者同位素扫描等,有些其它科的病人需要进行诸如心电图、B超、超声心动图或者胃镜检查等等。

病人在医院楼上楼下跑了好几趟,拿回了厚厚的一摞检查报告单。不少病人都认为这些高科技仪器设备做出的检查是应当最准确的,应当是最后的,最权威的鉴定结论或者最终的诊断意见。因此不少病人对着这些报告单仔细研究,字斟句酌,细细推敲,希望自己根据这些检查报告单来自己做出诊断。由于这些报告单使用了不少术语,因此有不少病人还是看不明白报告单上的话是什么意思,或者有些手写的报告单字迹潦草,病人根本就不认识上边写的是什么字。
其实,这些病人是进入了一个误区。辅助检查科室发出的这些检查报告单根本就不是给病人或者病人家属看的,而是给临床医生看的。疾病的临床诊断过程首先是临床医生详细询问病人的病史,也就是病人的得病过程,以往的诊断治疗经过,以及病人的主管症状变化。在此基础上,临床医生进行有针对性的徒手体格检查。这时,临床医生就对病人的情况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或印象,有些简单的情况就能就此做出诊断。如果已经有的病史和体检结果还不能确诊者,临床医生会更加有针对性地申请进行一些特殊的辅助检查。

临床医生开出来的特殊检查申请单都是根据病人不同的情况而有不同的选择,主要是根据病人不同的病史和体检特点,再结合医生自己的判断来决定的。特殊检查并不是越多越全越好,不同的特殊检查有各自的优缺点,有些可能还对人有一定的损害,因此不同的特殊检查就有不同的适用范围。检查应当是由简到繁,逐步深入,不仅要考虑正确全面的诊断,还要考虑社会经济效应及病人的经济承受能力,并不是所有的病人都需要昂贵全面的检查。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只有临床医生根据这些特殊检查的结果,结合临床病史和体检结果,综合分析和判断,才能最终作出正确的诊断。而辅助检查科室的医生,他们不直接面对病人,或者根本没有询问病人,也没有亲自检查病人,因此他们是不能给出临床诊断的。他们的辅助检查报告是给临床医生看的,为临床医生的正确诊断、治疗方案的制定以及预后的估计提供帮助和参考,但并不能决定或者取代临床医生的诊断。当然,在某些情况下,辅助检查的结果还具有重要的决定性意义。

明白了这些道理,病人或者其家属就实在没有必要自己琢磨辅助检查报告单上的字句是什么意思了,也没有必要对报告单一些内容断章取义,过于忧心忡忡而杞人忧天。既然报告单是给临床医生看的,那么他们一看便知,手写的字迹潦草的内容,也多数难不倒他们。

对于病人或者其家属来说,正确的方法是,将辅助检查报告单交给临床医生,认真听取医生对自己病情的解释,听取对下一步诊断和治疗的建议。没有必要让临床医生解释报告单上的所有字句,有些病人拿者报告单不停地问医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甚至自己对着X线片、CT或者核磁共振片子不停地问医生,为什么我看不懂这个片子?病人当然应当看不懂!如果病人都自己能看懂片子了,都能自己给自己看病了,还要医生干什么?你如果对医生如此不信任,那还找医生干什么?

在此过多地纠缠细节容易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最重要的是自己疾病的诊断是什么?还要做什么检查?怎样治疗?效果如何?预后怎样?如果对这个医生不太相信,好的方法是多找几个医生,或者多跑几家医院。

我们写科普知识的目的,不是让病人都能给自己看病,对各种检查的介绍也不是希望病人能够看懂片子或者报告单,也不是希望病人自己成为这方面的专家。我们写这些知识的目的,是为了向病人及其家属普及必要的医学科学知识,可以使病人更好地预防疾病的发生,可以使病人更加理性地选择正确的治疗方式,可以增强病人战胜疾病的信心,更好地配合医护人员的医疗工作,提高治疗效果,最终改善病人的生活生存状态。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上饭馆吃饭的时候,只需要关注这家饭馆饭菜味道如何,价格怎样,环境怎样,最多再关注一下吃饭的人多不多,档次怎样,有没有卫生许可证。估计没有那位人士要详细询问端上来的菜里放了几两味精,几两醋,放了多少生姜多少大葱,炒菜的时候用的是大火、中火或是文火,炒了多长时间,是先炖的、先炸的或是先煎的。为什么没有食客关注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对于菜品的质量、味道至关重要,为什么?因为这些是细节,细节是留给专业人员的,如果味道不好,下次我就可以不来这里了。过多关注细节,可能我们就吃不到好味道了,我们会吃就行了,没有必要成为厨师。我们可以选择饭馆,选择厨师,但我们无法也不能选择或者关注厨师是怎样做饭的。

看病也是一样,绝大多数医生会仔细认真地按照自己的职业技术规范和要求去看病的。要么选择这家医院,这个医生,要么另换一个医院,换一个医生,至于医生怎样看病,大家实在是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仔细关注。这就是古人说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