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质增生、椎间盘突出、椎管狭窄等也属于风湿类疾病?

   ①在西医出现之前,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医学把一般的腰腿疼痛均归属于风湿、肝肾亏损之列,自然这里“腰腿疼痛”一定包括现代医学所指的骨质增生、椎间盘突出等疾病。不仅如此,现在的中医意义上的腰腿疼痛也包括增生、突出与狭窄等疾病,在辩证论治中,亦按风湿、肝肾亏损论治。
②为了使大家对此有更清晰的认识,这里有必要引入“炎性病因学说”这一全新的概念。该学说是相对于“骨性学术”而言的,该学术认为,骨质增生、椎间突出、椎间孔狭窄等病的发生、发展都与局部无菌性炎症的发生、发展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而广义上的风湿类疾病,无论其病因如何,其病理改变的实质正是组织和器官局部或广泛的无菌性炎症的发生。这也是我们将骨质增生、椎间突出等疾病列入风湿类疾病的理论依据。
(“骨性学术”认为:骨质病变是导致颈腰椎病的主要因素。而颈腰椎椎间盘变性、椎间盘脱出、骨刺、骨赘等增生性改变,椎间孔变形缩小,是发病的直接原因。这就是多年来医界所共识的颈腰椎病发病的骨性学术。但是骨性学术却无法解释下述情况:
⑴人类从30多岁开始就可发生骨刺、骨赘等退行性变,55岁以上年龄的人80%的人有骨刺等增生性改变,但绝大多数人并不发病,有症状且需要治疗的人仅占上述人群的1/8左右。
⑵多数颈腰椎病患者,是在无明显急性损伤或其他诱因的情况下突然发病的。而骨性病变特别是骨刺、骨赘等是不可能突然发生的。⑶X线片所见与临床症状不成正相关。颈腰椎病早期表现多为颈腰腿酸麻胀痛,疼痛尤为剧烈,但75%-80%的患者X线片所见并无明显的骨质改变。而有些人骨刺、骨赘改变很重,甚至形成骨桥,但临床症状却很轻微,甚至毫无症状。
⑷临床还发现,有的病人因椎问盘脱出做了手术,术后脱出没有了,可腰腿还是疼痛;有的病人因骨刺、骨赘等骨性改变做了手术,术后数年后,照片复查骨质增生更为明显,却毫无临床症状。
⑸临床有些患者,经服药、按摩、推拿、理疗或穴位封闭治疗,症状也可缓解,可这些疗法对骨刺、骨赘等增生改变并无直接作用。
尽管上述情况令骨性学术无法自圆其术。但因受科研水平的局限,无法从解剖学,病理学去认识和深刻阐明颈腰椎病变的发病机理,导致目前医学界仍将骨性学术作为诊断和治疗的依据。
1992年美国国家医学研究院提出了颈腰椎病发病的“软性学说”,它代表了颈腰椎病研究的最新成果。1993年我国学者孙树椿教授,在国内首次发表了有关无菌性炎症与颈腰椎病发病的
的最新研究报告。也就是这里所指的“炎性病因学术”。 
“炎性病因学术”揭示了颈腰椎病早、中、晚期整个颈腰椎组织病变的过程。研究表明:
a、颈腰椎病是在颈腰椎原发性病变的基础上,因各种退行性病变而诱发。颈腰椎前屈、后伸、侧弯及旋转运动是有机的统一,超过正常生理或耐受极限的活动,就会造成颈腰椎部慢性劳损。慢性劳损或各种局部急、慢性外伤,会导致颈腰椎部软组织的无菌性炎症,刺激神经、血管、脊髓、韧带而产生一系列颈腰椎部酸痛、僵硬等症状,从而引发轻度颈腰椎病。
b、在颈腰椎间盘磨损、退变、缺血、缺氧和无菌性炎症的双重作用下,颈腰部自由基产生增多,脂质过氧化作用增强,造成骨组织细胞的慢性损伤,这种损伤就是骨性改变产生骨质增生的原因,进而引发颈腰椎盘局部退变和骨质增生、椎间脱出,产生压迫、刺激症状,因而病情加重,形成中度颈腰椎病的典型体征。
c、颈腰椎骨质增生、椎间脱出长期刺激周围软组织,造成颈腰椎间盘局部无菌性炎症的反复发作,且使炎症不断扩散,而无菌性炎症又进一步使骨质增生、椎间脱出范围扩大,增生、脱出程度加重,使病情进入恶性循环,最终影响脊髓功能,导致神经受损的严重后果,进入颈腰椎病的重症期。
d、传统的保守疗法,如按摩、推拿、牵引、理疗或穴位封闭治疗等虽可缓解疼痛却难彻底治愈。如牵引疗法是用特制的牵引器,将头颅或腰椎牵拉,虽可缓解或减轻对颈腰部神经、血管或脊髓的压迫和刺激,但一旦去除牵引,压迫照旧。
e、手术虽可治疗颈腰椎病,但颈腰椎部的血管神经交错密集,稍有不慎就有瘫痪的危险。另外手术本身也是一种创伤,也会引起无菌性炎症,刺激骨刺加速生长;在术后局部的粘连、疤痕与无菌性炎症的共同作用下,疼痛的发生就不足为奇了,这就是术后约80%的患者要复发的原因。故对手术要持慎重态度。
“炎性病因学术”不仅解释了颈腰椎病发生、发展的全过程,而且较好地解释了传统骨性学说始终无法解释的难题。更为重要的是该学说给颈腰椎病的治疗带来了突破性的进展,开辟了颈腰椎病治疗的就途径。最令人振奋的是西医理论在此与中医的经络、风、寒、湿、肝肾亏损等理论不谋而暗合。从而也应证了事物从本质上讲是一样的,我们之所以对同一件事有不同的看法,是因为我们看问题的角度方法不同。西医与中医对同一疾病的不同看法正是这样造成的。这就是说不管骨质增生也好,椎间脱出也好,椎间孔狭窄也好,腰肌劳损也好,风湿也好,其突质上均是广泛的或局部的不同程度的无菌性炎症在弄法作怪。